热门搜索: 茶楼茶馆
您的位置:首页 » 茶叶交流 » CEO

曹操专车刘金良:深耕B2C 网约车平台可重型化

点击数:1815作者: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 2018-05-14 15:15

导读: 5月11日,曹操专车正式进驻上海网约车市场,开始试运营。

5月11日,曹操专车正式进驻上海网约车市场,开始试运营。
“这是我们布局的第24个城市,已完成对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布局。今年希望能够进驻30个城市。”吉利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曹操专车董事长刘金良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根据刘金良的介绍,曹操专车已在已经投入了2.3万台纯电动车,App用户量1200万,每天可以满足30万人的出行服务。
对很多人来说,曹操专车并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曹操专车成立于2015年,是吉利集团旗下的汽车出行服务企业,也是全国第一家新能源汽车网约车服务平台。
今年年初,曹操专车完成A轮10亿元融资。目前正在准备启动B轮融资,投后估值希望达到250亿-300亿元。
在传统汽车制造厂家里面,吉利汽车是业内少有的高调布局网约车服务的公司。在今年年初90亿美元收购戴姆勒9.69%股份之后,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了布局出行服务的野心,自称要做全球领先的电动移动出行服务提供商。
今年以来,网约车市场变局不断,但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并未改变。就曹操专车如何定位和布局,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刘金良。
深耕细分市场
《21世纪》:网约车市场玩家众多,但滴滴一家独大。曹操专车如何定位自己?
刘金良:出行市场足够大,但出行的需求各不相同,所以每一家网约车平台参与者要寻找自己的细分市场,培育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比如,曹操专车的定位就是新能源汽车网约车出行,强调节能环保,采取“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运营模式,这样在绿色出行的基础上,增加了安全和服务的保障,我们可以保证出行车辆和出行服务的一致性。
尽管滴滴一家独大,但我们有我们的特色,没有必要去挑战滴滴,做好自己的细分市场就很好。
《21世纪》:网约车平台的核心壁垒在哪里?
刘金良:用户肯定希望这个平台用起来更平顺,更高效,更智能化。因此,出行服务的平台技术肯定是核心壁垒,这需要用大数据的技术去支持,需要大规模的用户研究,需要长时间的数据积累。在这方面,相对2012年9月进入的滴滴,新进入者肯定比较弱势,美团肯定不如滴滴。
《21世纪》:滴滴的平台势力目前相对较强,但3月底和4月初美团和滴滴在上海竞争激烈,这从侧面也反映了用户和司机对滴滴的忠诚度并不高。
刘金良:美团和滴滴在上海的竞争,不同于一般的市场竞争。我认为,两者是在补贴刺激之下的竞争,王兴所说的美团三天拿下了上海网约车市场30%的份额。真的是这样吗?恐怕并非如此。
这30%的份额估计是补贴刺激出来的市场。此前不开网约车的司机又开了,此前不打网约车的人又打车了,但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随着补贴泡沫消失后,人们会做出更理性的出行选择。
平台重型化趋势
《21世纪》:曹操专车和神州出行都是B2C的模式,而滴滴和uber都是C2C的模式,你认为这两种模式有哪些本质性的区别?
刘金良:B2C和C2C本质的区别是重资产与轻资产之分,这两种模式各有优缺点。B2C的优点在于对车辆和司机的掌控度高,可以更具创造性地提供用户服务,提高用户的满意度。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对运营者的资金能力要求很高。
《21世纪》:实际上,滴滴也曾经尝试过自营车辆的B2C模式,但没有走通。最近,滴滴和诸多主机厂开展了各种内容的合作,重点是提高对车辆的掌握度。那么从未来趋势来看, C2C和B2C是一种什么关系?
刘金良:如果严格按照交通部等7部委和各个地方政府的网约车新政要求,网约车平台必须去自己掌握运力。一种途径是直接大规模、低成本地采购定制化的网约车,另一种途径是与主机厂通过各种分成机制来掌握终端的车辆。从趋势来讲,网约车平台确实有重型化的趋势。
《21世纪》:那么曹操专车会涉足C2C业务吗?
刘金良:不会,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理念。我们认为网约车不是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而是新型服务业。C2C的模式和传统的出租车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打车方式发生了变化,提高了打车的效率,但在打车服务的水准和一致性上并没有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认为,B2C的模式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车辆将全部实现定制化
《21世纪》:网约车新政又把网约车定义为出租车,称之为网约出租车,而出租车行业是一个高度地方保护的行业,这种政策是不是不利于网约车这种创新业态的发展?是否会迫使网约车行业退回到一个地方割据的状态里面去?
刘金良:首先,网约车肯定会倒逼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提高终端出行用户的福利。对网约车的车辆和司机提出要求,是出于安全考虑,我认为这是监管负责的表现,至于说北上广深等地对司机的户籍和车牌有特别要求,那毕竟是非常少数的现象。
其次,政策的进步可以慢慢来,网约车新政把网约车合法化了,允许你做了,这就是一个进步。现在网约车和出租车行业是一城一策,这是初期的特点,确实不利于全国性的网约车平台进行快速扩张,但随着行业的成熟,这种局面会打破。我相信,网约车行业不会退回到出租车行业的城市割据状态。
《21世纪》:滴滴与车和家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开始联合研发定制化的网约车。网约车的车辆与私家车的车辆有本质性区别吗?曹操专车的车辆是吉利标准化的车辆还是定制化的网约车专属车辆?
刘金良:网约车车辆是为乘客服务,私家车为车主服务。两者的区别很大,曹操专车第一天上线,对司机就要求将驾驶员的自动座椅与副驾驶的手动座椅调整一下,这样更便于司机为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务,比如在乘客睡着的时候,更方便地调整座椅。这一功能在研发设计上不难,但需要去做很多实验。这只是一个例子,类似的例子我可以举出100个。
具体到曹操专车来说,曹操专车目前只是部分使用了定制的网约车专用车,希望未来做到全部定制化。吉利集团的研发系统正在全面思考这个问题。
《21世纪》:曹操专车的专车用车,会对其他主机厂的车辆开放吗?
刘金良:曹操专车的主打车型是帝豪EV,这是吉利自家的纯电动产品,制造商会以比较低的成本将车辆卖给我们运营公司。
同时,我们对其他主机厂的车辆,持开放态度,要选择适合跑网约车的新能源汽车,比如车辆品质达到一定标准、续航里程够、能耗消耗低。在大连和营口,我们就使用了丰田的新能源汽车。
已实现单城赢利
《21世纪》:过去三年,曹操专车每年的补贴投入有多少?
刘金良:如何定义补贴?我们是一个新平台,营销上的投入主要集中在吸引新用户、激活老用户,让大家都知道并下载使用曹操专车。我们有向用户赠送体验券,但并没有大规模的充值送。严格意义上,我们这叫营销费用,而不叫补贴。过去三年,我们的累积营销投入没有超过三亿。我们在某些城市已经实现了单城赢利,但不想对外宣布,避免在同行中引起误解。
《21世纪》:你预计曹操专车什么时间可以实现单城和公司整体赢利?
刘金良:我们不着急实现公司整体赢利,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改善一下经营数据。我们获取了大量的用户数据,也在探索如何通过数据挖掘去实现一定的变现。
《21世纪》:在网约车之外,吉利集团也布局了分时租赁平台“杭州的蓝”。两个平台是否打通?
刘金良:“杭州的蓝”还在摸索阶段,在杭州不断地做实验。未来我们会考虑打通这两个平台,实现接驾和自驾的共享汽车功能融合。

关键词:曹操专车  刘金良  曹操专车董事长  曹操专车融资  吉利收购戴姆勒  网约车市场玩家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杀入市场的曹操专车 会不会是刹那芳华?

与我们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