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茶楼茶馆
您的位置:首页 » 茶叶交流 » 会客厅

关注网红创业:如何找到“青春常驻”法则?

点击数:902作者: 山东商报 发布时间: 2017-01-12 09:16

导读: 迎着“网红”这个2016年最大的风口,视频直播正在成为创客集中度最大的领域之一。在山东,一批本土直播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钻出“地面”,说济南话的“小港姐”等网红界达人在这些平台上崭露头角。

迎着“网红”这个2016年最大的风口,视频直播正在成为创客集中度最大的领域之一。在山东,一批本土直播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钻出“地面”,说济南话的“小港姐”等网红界达人在这些平台上崭露头角。2015年底,“网红”入选年度热词,随后papi酱的走红刺激了更多人的神经,网络直播缔造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主播”成为当下年轻人眼里的时髦行业。自2017年1月1日起,由文化部印发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开始执行。有业内人士预言,视频直播即将迎来洗牌年,当监管制度越来越规范,当直播平台结束“百团大战”,网红究竟还能红多久?
说济南话的“小港姐”火了
“你是‘小港姐’吗?”
正在逛街的刘淑彤被人一眼认出,她才意识到,或许自己真的火了。从2016年4月起,刘淑彤开始在某网络平台做直播,在线观看粉丝人数1万多,平台总粉丝数8.8万人。“我想出名啊!”当被问及做直播的原因,刘淑彤豪爽的脱口而出。她是济南人,家住在历城区港沟镇,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家庭条件还可以,我做直播不图钱,想让更多人认识我。”刘淑彤喜欢打扮,衬出精致的五官,平时操着一口纯正的济南话,“最初只有十几个人看我,也没有互动。”
但过了两周,刘淑彤遇到了一位大方的粉丝,“每次都是十辆‘保时捷’起步,越刷大礼物就越容易上热门。”后来,刘淑彤在直播过程中说了几句济南话,有粉丝留言说很有趣,再加上她性格比较直率,如果在直播过程中看不惯有些人的言论,她都毫不留情的还击,“大家觉得我跟别的主播不一样,其实我也没有才艺,但很多人就是愿意跟我聊天。”
在刘淑彤看来,火就是这么一件没有道理的事情,她开始频繁登上全国热议榜,以及山东热议榜,粉丝们也习惯称呼她为“小港姐”。在一次民间发起的网红投票中,刘淑彤在众多网红中脱颖而出,名气也就更大了,很多商家请她去做直播。
在刘淑彤的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当起主播,还有专业的“刷手”,“十个人里就有六个主播,而且多数人就是想挣钱,但纯靠刷礼物的方式越来越难,有人雇‘刷手’刷礼物,然后再返提成,这个圈子越来越乱,隐形的规则也越来越多。”
渐渐地,网络直播热了,刘淑彤却冷静了下来,直播了三个月后,她已经赚了十几万元,但减少了直播的次数,有文化传媒公司递来橄榄枝,她也都拒绝了。
网红究竟能红多久?
2017年元旦前,“小港姐”刘淑彤刚刚签约了一家名为“红透社”的公司,打算转型做“电商网红”。王广磊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从2016年起,面向社会招募像“小港姐”这样的网红,“后台报名的有200多人,现在签约的有72人。”
2015年5月份,王广磊还在做跨境电商,他却早早的关注了“电商网红”,“当时还没有所谓的‘网红’,一位韩国留学生在网上发布表演视频和图文,然后植入衣服和化妆品品牌,一年赚了2千多万元。”这给王广磊刺激很大,后来“网红”兴起,“红透社”借势成立。“现在是一个碎片化的时代,人们这一秒还在喜欢这个人,下一秒可能就会喜欢别人。”王广磊说,很多网红只能是吃青春饭。基于此,王广磊正在打造的是一个“网红+孵化+品牌+电商+供应链”的平台,模式有别于传统的经纪人公司。“网红的价值就是流量,我们要做的是把他们的粉丝拆解,把头部用户(也就是铁粉)的价值延伸。”王广磊介绍说,他们和网红之间有三种递进的合作模式,“首先,申请淘宝直播用户,实现粉丝变现;其次,开个人淘宝店,做品牌代理;然后,做网红的个人品牌,价值最大化。”
李成亮是早一批签约“红透社”的网红,相比“小港姐”,他做直播就是为了挣钱,学习播音主持专业,又爱好唱歌,自然吸引了不少粉丝,一个月能有几万元的收入。如今大学毕业,李成亮拍广告,拍电影,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电商网红’是一个增值的过程,趁着还受欢迎,得赶紧进行人气变现。”
王广磊说,越来越多做网红的年轻人,开始寻求转型。
本土直播平台打响突击战
2017年1月1日起,由文化部印发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开始执行,此前,广电和网信办也多次下文整治网络直播环境。“我们当然希望环境能越来越正规。”王广磊觉得,现在直播平台正处于“百团大战”,行业规范的形成依然需要一个过程。
2016年尾声,济南一家名为“脸控”的直播平台正式发布,加入到这场激烈的竞争中。
据CEO姜学强介绍,平台在2016年10月10日上线公测版本,两个月用户自然增长30万,平均每天700次用户充值,平均每单36.6元。“手机直播的竞争比较激烈,虽然近期监管政策频出,但依然处于乱战期,多数平台还不明确要做什么,另一方面,直播正成为人们的一种习惯,我觉得2017年会是直播红利期的收尾年。”
在姜学强看来,现在成型的大的直播平台,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只有人多人少的差异,“‘直播+’和’互联网+’类似,现在该考虑‘+’号后面的内容了,这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1月1日当天,姜学强以脸控直播CEO的身份,在平台发布了一封信,其中提到,要以“知识分享和直播+”为内容战略,打造一个与众不同的娱乐媒体平台。而对于“直播+”的解释,姜学强说:“+吃喝玩乐,+衣食住行,+你所想,+你所长。”
脸控已经获得了千万A轮融资,当下吸引用户成了当务之急,脸控于是对用户采取了“利诱”的策略,主播的分成从50%提高到了60%,是大型平台的一倍多。“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政策可能是很大的风险,目前我们拥有网络文化许可证,其他证件也在办理中。”姜学强说,现在的监管还相对宽松,管理办法里只规定了不能出现的违法内容,“还会进一步规范,这对市场来说是好事。”
相关链接
“网红直播”需持证上岗
据文化部官网消息,2016年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了《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相关规定自2017年1月1日起执行。《办法》要求: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向省级文化行政部门申请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不具备内容自审及实时监管能力的,不得开通表演频道;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要求表演者使用有效身份证件实名注册,并采取面谈、录制通话视频等有效方式进行核实。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依法保护表演者身份信息。
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对本单位开展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承担主体责任,应当按照《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和《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内容自审管理办法》的有关要求,建立健全内容审核管理制度,配备满足自审需要并取得相应资质的审核人员,建立适应内容管理需要的技术监管措施。
不具备内容自审及实时监管能力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不得开通表演频道。未采取监管措施或未通过内容自审的网络表演产品,不得向公众提供。
网络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内容:
1.含有《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的禁止内容的;
2.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
3.利用人体缺陷或者以展示人体变异等方式招徕用户的;
4.以偷拍偷录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5.以虐待动物等方式进行表演的;
6.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门内容审查批准文号或备案编号的网络游戏产品,进行网络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的。
除此,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记录全部网络表演视频资料并妥善保存,资料保存时间不得少于60日,并在有关部门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向公众提供的非实时的网络表演音视频(包括用户上传的),应当严格实行先自审后上线。

关键词:网红  创业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创业初期如何免费获得流量?
蔡文胜:经历失败后促成美图,创业不要害怕失败
安溪县首届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成功举办
刘强东:死掉的创业公司,几乎都违背这4点最基本的经济常识
饿了么张旭豪:创业就像黑暗中徒步 坚持才有出路
中国网红经济失去资本青睐?
23岁妹子开启hard模式,她让茶变萌,复购率达70%
众创空间催热茶乡“创客经济”

与我们互动